<b id="fxjzb"><em id="fxjzb"></em></b>

    <menuitem id="fxjzb"></menuitem><b id="fxjzb"></b>
    <track id="fxjzb"><video id="fxjzb"><th id="fxjzb"></th></video></track>

    <progress id="fxjzb"></progress>

    <progress id="fxjzb"><p id="fxjzb"></p></progress>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首頁 > 焦點 > 【】參考文苑不是參考文苑那種正文

    【】參考文苑不是參考文苑那種

    作者:百科 來源:探索 瀏覽: 【 】 發布時間:2023-01-22 23:41:34 評論數:

    參考消息網1月13日報道(文/保羅·貝內代蒂)只可惜,參考文苑“肉餡橄欖”這種叫法遠遠不能傳遞出這道小小開胃菜所代表的參考文苑歷史傳統、制作工藝和美食樂趣。參考文苑

    不是參考文苑那種,而是參考文苑傾注感情、手工炸制的參考文苑橄欖肉丸,歷史能追溯到幾個世紀前。參考文苑在我們家,參考文苑這種橄欖近乎受到膜拜。參考文苑

    每年12月我都會和兩個姐妹、參考文苑兩個兄弟一起做肉餡橄欖。參考文苑我們追隨母親和兩位姨媽的參考文苑腳步,她們每年都會聚在一起,參考文苑做肉餡橄欖,參考文苑還有其他一些時令菜,參考文苑比如奶酪比薩和茴香脆餅。

    肉餡橄欖就像餃子,雖然相對簡單但費時費力。一旦下定決心做肉餡橄欖,干脆就做很多。所以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會留出整整一天時間。從某種程度上說,制作肉餡橄欖就是聚在一起的小小借口。

    無論是復活節、圣周五還是圣誕節,我們家的聚會總是以食物為中心:米蘭炸肉排、熱氣騰騰的湯團、炸魷魚、烤碎肉卷,數都數不清。

    但是,隨著我們每個小家庭都在添丁進口,所有人聚在一處吃節日晚餐變得越來越難。后來父母雙雙離去,我們左右為難。我們的家庭中心,也就是父母的房子被賣掉了,我們是在那里長大的。有一段時間,我們不再聚在一起吃節日飯。后來有一年冬天,我的姐妹羅薩娜提出一個替代方案:為什么不聚在一起來個“烹飪日”,專門烹制肉餡橄欖呢?大家一拍即合。

    之所以需要好多人和一整天,是因為烹制肉餡橄欖的第一步就是削橄欖。沒錯,每一枚橄欖都要手工削好。如果掌握要領,就能輕巧地削下大部分橄欖果肉,得到不中斷的完整一條。

    橄欖削好后,變成長長的絲帶狀,就能包在作為餡料的肉丸外面了。這正是制作肉餡橄欖的關鍵:不是給橄欖填餡,而是輕輕用橄欖皮裹住肉餡,形成美味的丸子。

    烹制肉餡橄欖需要相互配合和團隊協作,是流水作業。羅薩娜和葆拉負責將肉餡搓成完美的小丸子。

    我們小心翼翼地用橄欖包好每個肉丸,放在托盤上,然后讓每個丸子浸泡蛋液、裹上面粉,再浸泡蛋液、裹上面包糠,再小心翼翼地將丸子下到熱油中。當丸子變成金棕色時就撈出來,晾在鋪著吸油紙的托盤上。這條流水線會不間斷運轉,直到所有肉餡橄欖都炸好。

    在大多數“橄欖日”,我們從早上10點開工,一直忙到下午6點多。一天下來,我們先削再包、連蘸帶炸,一共做出大約300個肉餡橄欖。當然,在我們忙活的同時,會聊聊最近孩子的情況、健康問題,還會翻看那本家庭舊照,交流著父母和親人、朋友以及我們童年共同成長的故事。中間我們還會停下來,吃頓美味的午餐,一邊喝著葡萄酒一邊開懷大笑。

    這天結束時,我們把肉餡橄欖分成五份,小心翼翼地裝進塑料容器。然后相互擁抱,各自回家,精疲力竭。

    因此,今年圣誕節我用烤箱重新加熱肉餡橄欖、小心翼翼咬下第一口時,就會想起烹制時的工夫和耐心。當我們全家在廚房里忙活一整天時,我會想起兄弟姐妹的親情和歡笑。我會想起我們卡爾帕尼家族在意大利阿斯科利皮切諾的根,主要是想起我的父母,尤其是我母親,她系著圍裙、戴著發網,站在廚房里,深情地為圣誕節烹制她拿手的肉餡橄欖。

    也許這就是為什么肉餡橄欖這么好吃。(張熠檸譯自加拿大《環球郵報》網站2022年12月22日文章,原題為《烹制意式肉餡橄欖真是個大工程,但讓我們全家聚在一起》)